“我把蘭大化學故事講給你聽”第六期
暨化學院慶祝中國共產黨建黨100週年主題活動
——專訪化學化工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王流芳先生

日期: 2021-03-10 閲讀: 來源: 關鍵詞:

三月的榆中校區,微風尚且料峭。第二教學樓前,一位老人對着幾排面孔稚嫩的年輕學生們鞠了一躬,學生們也忙鞠躬回禮,愛的一幕驅走了初春的寒意。這位老人名叫王流芳,是已退休的蘭州大學化學化工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也是一名有着65年黨齡的老黨員。

2021年3月7日上午,由蘭大化學化工學院黨委主辦的“我把蘭大化學故事講給你聽”(第6期)暨化學院慶祝中國共產黨建黨100週年主題活動在榆中校區第二教學樓A402舉行。剛剛落成的教學樓應該是第一次迎來這麼年長的授課者——87歲高齡卻依舊精神矍鑠、步伐矯健的王流芳先生。而聽課的學生們也與以往活動不同,他們是化學化工學院89名剛剛提交了入黨申請書的大一新生。

“我學習年輕人,我要用PPT講”

在與學院黨委副書記賈靜確定要講述內容的時候,王流芳先生欣然提出,“我學習年輕人,我要用PPT講”。耄耋之歲,PPT對於王流芳先生而言還是新鮮產物,年輕人似乎也並未期望這個PPT能有多好的排版、構思。然而當緋紅色的背景襯托着“87年人生路風雨兼程,66載蘭大情歷久彌堅”主題句映在幕布上時,講台下坐着的年輕面孔們眼神明顯一振。兩個小時裏,王流芳先生站在他闊別多年的講台上,為年輕學子們講述了他精彩的人生經歷和對黨的熱愛與忠誠。

王老師向新一代化院學子們深情講述

艱難重重的求學路

1934年,王流芳先生出生在河南省洛寧縣伏牛山下一個偏僻的小村莊裏。時局動盪的年代,只有小學二年級文化水平的父親卻做出了非常“前衞”的決定——家中的孩子們必須上學,無論男女。在軍閥混戰、土匪橫行的境況下王流芳先生渡過斷斷續續的小學時光。1952年王流芳先生進入洛陽市第一高級中學學習,為省路費三年只回過6次家,單趟要步行220里路,餓了啃幹饃饃,累了在沿途窯洞裏的稻草窩裏休憩,這應是出生在千禧年代的學生們無法想象也不知從哪處着思的概念。“走路其實沒有關係,多少都就走了,但最難的是沒有錢讀書”,為了讓孩子上學,王流芳先生的父親賣過糧,砍過柴,向條件稍好的親戚求助時亦遭過“家裏的女孩不會讓少上學幾個嗎”的駁斥,但這並沒有動搖父親的決心。換不到錢時父親便擔着糧和柴送王流芳先生到學校,“那個時候如果沒有錢,是可以交糧或者柴頂替生活費用的”。艱難求學期間,兩位好心人的昔日關懷讓他至今銘記在心。一位是曾經同村的地下共產黨員,解放後在一家食品廠工作,四處求援而碰壁之下王流芳先生嘗試求助於他,同鄉不僅提供了幫助,還勉勵他一定專心完成學業。另一位是王流芳先生的高中同學,“這位同學已經結了婚,家裏條件稍微好點,他就很無私地把一些生活用品給我用”。飲水不忘挖井人,“在關鍵時刻幫助他人一把,他就能度過難關”,這成了王流芳先生一生都在踐行的準則。

“當時我就對共產黨有好感”

1944年,日本侵略者佔據了洛寧縣城。當時的王流芳先生10歲,戰火雖未燒至伏牛山下,但父親為保證他的安全,還是把他送到了在深山中居住的姑姑家中。後來王流芳先生經讀縣誌才瞭解到曾經發生的慘寰之事。日本入侵洛寧縣城時大約有15名鄉鄰拼死抵抗,15名義士被抓了起來,“開膛破肚,全部被殺死”。另有一小學的三、四十名師生躲在窯洞裏,被日本入侵者用機槍屠殺。王流芳先生所在的村子雖然偏僻,但是一個老革命根據地,這裏有很多的地下共產黨員。據王流芳先生回憶,“我的兩個小學老師就是地下共產黨員”,在老師的影響下,當地很多青年決定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解放之後,這些黨員奔赴全國各地,在各自的崗位上均做出了突出的貢獻。這兩名老師的辦公室是一個聯絡點,每天都有很多其他鄉鎮的地下工作者來與他們聯絡。那時王流芳先生年紀尚小,不懂他們從事着什麼工作,只記得他們説話、做事的方式與那些欺負鄉親百姓的人很不一樣,這在年幼的王流芳先生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當時我就對共產黨有好感”,就是這樣真切而朦朧的好感開啓了一名共產黨員一生的信仰之門。有天晚上,有很多年輕人和兩名老師集合之後不知道去了哪裏,後來王流芳先生才瞭解到,“原來他們去黃河邊抗擊日本去了”。

永生難忘的大學時光

1955年,王流芳先生進入蘭州大學化學系學習。因曾經動盪的經歷,彼時的王流芳先生已是21歲的大小夥兒,操着一口濃重的河南方言。為了能和來自全國各地的同學們順暢交流,王流芳先生開始苦學普通話。鄉音難改,此時的教室裏仍是滿滿的故鄉調兒,卻絲毫不減故事的引力。因為名字還鬧過小笑話,同學習小組的小組長在點名點到“王流芳”時,答到的竟是一個小夥子。初入學時他們住在如今的萃英門,就在黃河岸邊、白塔山下,他們常去冬季的黃河裏取了冰塊,背去白塔山上植樹,崑崙堂、天山堂、至公堂……學校的建築又闊氣,名字也大氣。

“二年級是我很驕傲的一年”,作為曾經的年級級長,王流芳先生自豪地説到。從大學二年級開始,他們搬到了現在的盤旋路本部校區,年級的學習風氣日漸濃厚,因為大家都知道學習機會來之不易。為了能佔到好的聽課座位,有同學顧不上吃早飯便飛奔到教室。雖然有時候聽不懂各自的方言,但是互相之間通過一個表情,意思便輕鬆傳遞到。只要有同學提出不會的學習問題,大家都一起探討幫助解決。“那個時候確實是你追我趕,學習好的尖子生也湧現出來了”。不僅僅是學習認真,在黨員同學的影響下,大家都積極向黨組織靠攏,也正是在這一時期,王流芳先生申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入黨的心情是非常激動的,但是也對自己提出了要求,我自己還是存在很多不足的,要在今後的學習生活中嚴格按照黨的要求提升自己,以身作則”。除此之外,學校的各項文體活動中都少不了他們的身影,籃球、排球、體操、歌唱等比賽中,化學系1955級都能代表系裏在全校拔得頭籌,一時成為美談。

三年級王流芳先生和同學們經歷了特殊的運動時期。當時需要有人去臨洮挖鈾礦並做分析,王流芳先生和他的黨員同學義無反顧承擔了這項任務,“鈾是有放射性的,我們知道不知道?我們知道,但是國家有需要,作為黨員我們打退堂鼓就不幹了?我不能這樣做啊,我們必須勇往直前。”就這樣白天王流芳先生和同學們挖礦,晚上把它們做成可供研究的化合物。

1956年,化學系55級部分同學在蘭州郊區西津社勞動時與農民合影

歷久彌新的同窗、師生情誼

“因為大學期間的活動多,大班授課,同學們之間的感情非常深”。1959年王流芳先生大學畢業,距今六十多年。回顧起昔日同窗,王流芳先生用了“互相牽掛、互相關懷的60年”來總結。“可能當時上學時並未跟某個同學説過話,但是畢業多年之後再見到就會感覺特別親切”。90、100、110週年校慶總會看見1955級化學系學子的身影,十年倏然而過,有的人頭髮更白了,有的人手中多了一根枴杖,可不變的依舊是如少年般的笑容。相聚時大家總會在江隆基校長的雕像前合張影,在校友牆上認真找到自己的名字時快樂如孩童。“化學1955級校友在不同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勤奮工作,都做出了自己應有的貢獻”,此時幕布上正展示着密密匝匝的人名和他們的成就。

師恩難忘。2015年12月,化學系1955級在蘭校友和老教授家屬等二十餘人共同給昔日恩師孟益民教授慶祝90歲生日。2019年8月,返校的校友集體看望了幾位曾帶過課的在蘭老師:鍾遠君老師、胡之德老師、楊汝棟老師、鄧汝温老師。鄧老師卧病在牀,他非常激動,拉着也已不再年輕的學生的手久久不肯放開,很歉疚地説:“對不起,我不能送你們出門,感謝你們還記得我。”

這一份份深沉的同窗情、師生情,就這樣,沉澱在一甲子的歲月中,歷久彌新。

1955年冬,王流芳(後排右第二位)所在實驗小組在萃英門校區合影

40餘載執教生涯

1959年王流芳先生畢業並留校工作。40餘載的教學生涯中,王流芳先生從未遲到過,“我對待教學每一年都一樣地認真,熱情,對待我的學生都一視同仁,而且我有時候還向他們學習”。1981-1995年間,王流芳先生一直教授基礎主幹課程——《無機化學》,有個學生未能通過課程考試,王流芳先生未任之不管,反而是細心地與這個學生分析問題,給予警示。提及曾經指導的學生,王流芳先生如數家珍,這個學生現在在哪裏,那個如今有了怎樣的成就,王流芳先生和藹的笑容中透着抑制不住的自豪。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這正是最準確的寫照。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

生命不息,奮鬥不止。1995年王流芳先生退休,但他仍活躍在科研工作中。他繼續從事科學研究與指導研究生工作多年,申請多項國家及省級自然科學基金,指導博士生8名,碩士生4名,退休後發表學術論文67篇,其中SCIE 論文50篇。2000年當年指導研究生在SCIE刊物上發表的論文數在蘭州大學排前三名(是退休教師中唯一的一位)。

任憑歲月,猶能嬰兒,原因來自於對生活的熱愛。退休后王流芳先生成了太極拳的愛好者,於2014年作為隊長兼領隊,組成了一支蘭大離退休代表隊參加省老年人21屆太極比賽,一舉獲兩項亞軍。2015年,70多歲的王流芳先生參加了蘭州市舉辦全國太極拳段位考核,獲得六段位證書,當時七段位只有二人。2017年,蘭州大學舉辦了首屆校友集體婚禮,王流芳先生攜夫人何鳳英參加,是當年參加集體婚禮的校友中年齡最大、婚齡最長的,當時他們已經結婚58年。結婚時僅有兩斤黑塊糖慶祝,但愛情卻至今都甜蜜着。

王老師寄語化學院發展

“我雖一生平凡,但我為自己是一名蘭大教師深感自豪”

講座尾聲,王流芳先生動情地説道:“我愛蘭州大學,蘭大培養了我、教育了我,我在這裏學習、工作了65年了,這裏的一草一木我都永生難忘。這是我的母校,沒有哪個兒子不喜歡自己的母親”,“期望新一代的學子們,努力奮鬥、不斷攀登。未來屬於你們每一個人!”

在即將迎來中國共產黨建黨100週年之際,這一場相隔了70年的時空對話,亦是一名老黨員對初心的闡釋。歲月悠悠,初心從童年時代萌芽,具像於對三寸講台從不遲到的敬畏,對科學研究的不倦孜孜追求,對教書育人始終如一的態度。“我雖一生平凡,但我為自己是一名蘭大教師深感自豪”,“希望你們認真學黨章、學黨史,按照黨員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從小事做起,團結廣大同學,在各方面起模範帶頭作用,爭取早日成為一名合格的中國共產黨員”。

掌聲雷動,這是新一代化學人對老一代化學人的敬意,這是新一代共產黨員對老一代共產黨員的敬禮!

師生在二教樓前合影

人物簡介:

王流芳,男,1934年10月生,河南省洛寧縣西山底鄉張凹村人。中共黨員,教授,博士生導師。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1955年8月,洛陽第一高級中學畢業,同年考入蘭州大學化學系。1959年大學畢業後留校任教,歷任助教、講師、副教授、教授。長期從事無機化學主幹課教學和科學研究與指導研究生工作。曾完成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研究課題3項,甘肅省自然科學基金4項。另有省科技重大課題1項、科技部國家新藥研究基金課題1項,國家重點實驗室研究課題4項。曾獲甘肅省科技進步獎3項;1989年獲甘肅省優秀教學成果一等獎。發表學術論文210餘篇,其中在國際SCI收錄刊物上發表的論文80多篇;先後指導碩士、博士研究生共計20餘名。退休後繼續從事科學研究和指導研究生工作,被評為蘭州大學優秀共產黨員,獲老教授事業突出貢獻獎。

發現錯誤?報錯
文:
圖:梁娟
視頻:
編輯:盧曉慶
責任編輯:許文豔

推薦關注

閲讀下一篇